当前位置:topinfo.cn财经贺禹:不可能发生类似福岛核事故 中国核电有后发优势
贺禹:不可能发生类似福岛核事故 中国核电有后发优势
2022-09-18

3月10日,福岛核事故6周年前夕,正在出席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再次向包括记者在内的媒体强调称,“中国不可能发生类似福岛的核事故”。

中国核电有后发优势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太平洋地区发生里氏9.0级地震,继而发生海啸,该地震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福岛第二核电站受到严重影响。随后日本方面宣布,受地震影响,福岛第一核电厂的放射性物质泄漏到外部。日本原子力安全保安院后将福岛核事故等级定为核事故最高分级7级(特大事故),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同级。

福岛核事故为人为导致

福岛核事故过去6年,阴霾却并未完全散去。今年春节过后,有媒体报道称,东京电力公司对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反应堆内部进一步展开调查,确认2号机组发生堆芯融化、核燃料融穿压力容器等事实,福岛核事故关注度再度升温。

2月6日,外交部发布赴日旅游安全提醒,表示已多次要求日本政府及时做好有关处置,同时也做好事故的后续处理工作。“核事故处理需要相当长时间,相关区域的核辐射可能会长期存在,建议在日侨胞及赴日中国公民妥善安排出行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人类历史上发生过3次较大的核事故,除了2011年的日本福岛核事故外,还有1979年美国三里岛事故、1986年前苏联切尔诺贝利事故。

贺禹对此表示,“美国三里岛核电站是压水堆,事故并未对外部环境造成影响,所有放射性物质均包容在安全壳内;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是石墨堆,没有安全壳,且事故是一起严重的人因事件,是工作人员未按照程序要求擅自做实验导致的。”

针对日本福岛核事故,贺禹分析称,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使用的是沸水堆,事故发生的直接诱因是大海啸淹没了应急柴油机,失去了堆芯冷却动力。2012年日本国会福岛核事故独立调查委员会公布的报告显示,“福岛核事故是人为原因所致,不能被当作自然灾害,这场灾难原本是可以预见和避免的。如果采取更有效的人为应对措施,造成的危害也会减轻很多。”

中国核电具有后发优势

多位核电业界人士认为,中国核电具有起步晚、起点高的后发优势,在运、在建核电站均采用了更加成熟和更先进的核电技术,固有安全性更高。

事实上,要产生大海啸,需要满足三个条件——海水深度在1000米以上、震级在6.5级以上、震源断层为垂直错动。贺禹说,“中国沿海都是浅海,海水深度平均不到200米。此外,我国目前在运和在建的核电厂均远离板块断裂带,不存在发生类似福岛那样强烈地震的物理基础,且宽广大陆架及近海弧形岛链的地形特点也决定了我国核电站受到严重海啸威胁的可能性很小。”

“其次,我国核电站设计中,已经考虑了当地历史上曾经出现的最严重的地震、海啸、热带风暴、洪水等自然灾害的因素,即使发生了当地历史上最严重的自然灾害,反应堆也能通过自动停堆或手动控制迅速安全停堆,不会对当地居民和自然环境造成危害。”贺禹表示,在核电站设计中,甚至还考虑了厂区附近的堤坝坍塌、飞机坠毁、交通事故和化工厂事故之类事件,例如一架喷气式飞机在厂区上空坠毁,而且碰巧落到反应堆建筑物上,设计要求此时反应堆能够做到自动停堆,确保核安全。

“另外,与早期的切尔诺贝利、福岛核电站的堆型不同,我国核电站采用更加安全、成熟的压水堆。”贺禹介绍,与沸水堆相比,压水堆在设计上更保守、更安全,增加了二回路配置,实现了对堆内放射性有效隔离,并为反应堆冷却和降压提供了有效冷源,安全壳空间比沸水堆大10倍多,且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能够在严重事故下对放射性物质进行完全包容与屏蔽。

尽管有关部门和企业开展了大量科普宣传及公众沟通工作,但公众对中国核电的误解仍很多。今年两会期间,由贺禹发起,中核集团董事长王寿君、国家电投董事长王炳华等全国政协委员联名,向全国政协提交了《服务国家战略,防范核电项目邻避冲突》的提案,建议建立政府主导、政企合力、上下贯通、统筹推进的核电科普和公众沟通模式,为核电项目落地奠定公众基础。

贺禹还表示,应依法惩处恶意造谣、传谣者。“针对拿核电话题恶意造谣、传谣者,重在有效防控、坚决打击,建议政府部门重拳出击,依法进行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