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topinfo.cn财经研一学生打工撑起“共享厨房”
研一学生打工撑起“共享厨房”
2022-10-01

研一学生打工撑起“共享厨房”

无偿提供给病友家属做饭,曾被迫一月搬家三次

8月9日11时19分,武大医学部家属区“共享厨房”已到高峰时段,病友家属们正在忙碌,王睿(右一)帮忙清扫地面积水

7月,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一墙之隔的武汉大学医学部家属区,一间“共享厨房”经历数次搬家,艰难度过了1周年。一年间,厨房无偿提供给病友家属做饭6000余次,不仅让长期住院的病人吃上了家常饭,也为家属提供了一方休憩的空间。让人很难想到的是,“共享厨房”的发起人和管理者,是一名不到21周岁的研一学生。

与医院一墙之隔

三餐在此“揭开锅”

7月28日下午4时,武汉大学医学部家属区,约15平方米的共享厨房很快挤满来做饭的家属,锅碗瓢盆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58岁的陈业亨手里拎了一兜食材:2元的米粉,4元的小青菜,6角一个的鸡蛋,还有一瓶15元的“牛栏山”。见厨房正是做饭高峰期,陈业亨并不着急,索性在客厅坐下来先喝上一盅。

从去年11月老伴李冬梅查出卵巢癌开始,老两口隔三岔五就要来医院报到,每次住院少则十天半月,长则1个多月。通过病友介绍,陈业亨很快知道了“共享厨房”的存在。在他看来,自己做饭既经济又卫生。更重要的是,这方空间让他有了家的归属感。

陈业亨告诉记者,老伴生病后,女儿从杭州赶来照顾。想到女儿女婿家还有两个外孙离不了人,老两口想方设法“赶”女儿回去,但女儿担心二老在医院吃不好、睡不好,直到跟父亲到共享厨房做了两餐饭,才放心离开。

“老伴是卵巢癌晚期,情况不理想,但医生并没有放弃。”陈业亨说,生病对亲人来说是个难以接受的事实,但更重要的是活好当下。老伴生病后,从未进过厨房的他拿起了汤勺,让老伴吃上了一口热乎的饭菜,这是眼下他能为老伴做的最温暖的事。

“共享厨房”背后

是一名研一学生

两三个灶台,三四套炊具,包括陈业亨在内,上千名病人家属在“共享厨房”做好一日三餐。不为人知的是,支撑这间“共享厨房”运行的,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一名尚不满21岁的研一学生。

1998年10月王睿在广州出生,父母都是当地中学的教师。2003年,王睿的父亲驾车发生车祸,事故双方均因骨盆受伤而瘫痪。更糟糕的是,作为事故责任方,王家除了自己看病花钱,还要承担起对方的治疗费用。

巨大的压力下,王睿的父亲变得暴躁易怒,动不动就对妻儿恶语相向。端到床前的饭菜,不止一次被打翻。受不了丈夫的“冷暴力”,王睿的母亲一度下决心离家出走,但出门不到24小时,便因放心不下两个孩子半途折返。

2012年,14岁的王睿开始尝试做父亲的思想工作,“大家没有放弃你,妈妈也没有,关键是你自己想不想站起来?”两个月后,父亲态度终于有所松动,同意接受康复治疗,并在一名中医师指导下自学扎针灸。2015年,他卧床12年后奇迹般地站了起来,一家人的生活这才渐渐回到正常轨道。

“如果那个时候有人伸出援手,我们也许走出困境会更快些。”王睿说,这段不堪回首的经历,促使他走上了公益之路。

公益之路举步维艰

一周内三次被迫搬家

去年,在华中科技大学动漫设计专业读大四的王睿,先后在水滴筹、小雨伞筹做志愿者,帮助经济困难的患者发起募捐。在与病人及家属接触的过程中,他发现经济上的困难是一方面,对于长期住院的病人,想吃上一口家常饭都是奢望。

2018年7月1日,“共享厨房”飘起第一缕炊烟,小雨伞筹负担了“共享厨房”第一年的房租,由王睿负责日常管理与维护。当时在王睿看来,为病友提供一个遮风挡雨,可以做饭的环境即可,还想象不到日后将要面临的困难。

设施老化、消防不达标、邻里不理解,仅今年4月,“共享厨房”就连续搬了3次家:第一次,水龙头漏水殃及楼下邻居;第二次,街坊老太太在门口骂“这么多来历不明的人进进出出,身上带的都是细菌病毒”;第三次,搬到了现址,当时房间破旧不堪,王睿和病友家属用砂纸打磨墙壁,再重新刷乳胶漆,修修补补一个礼拜才勉强能用。

今年6月,王睿开始独立承担起“共享厨房”运转费用,房租押一付三一次性交给房东2万多元,其中1万多元是向导师、叔叔借来的。家属来这里做饭,只需负担水、电、气、调料等厨房日常损耗,几块钱便可烹出一日三餐。

曾是“兼职皇帝”

打工支撑“厨房”运转

还在上学的王睿,如何承担起“共享厨房”产生的费用?

2015年9月,王睿带着东挪西借来的学费和生活费入校报到。新生需要添置的东西比较多,900元生活费两天后便所剩无几。想到因事故赔偿变得赤贫的家庭,王睿无法再向父母开口,开始兼职打工。发传单、送快递、装卸货物,他陆续尝试过很多兼职,直到挣到人生“第一桶金”。

大一下半年,王睿应聘成为一家家具店的设计师。他为一位高端买家设计的定制家具得到对方肯定,客户爽快签下38万元订单。事成后,老板拿出2万元作为对王睿的奖励,学费问题迎刃而解。

2016年,王睿留意到,政务中心门口总是排着长长的队伍,将排好的位置有偿转让给着急办证的客户,可以赚到200-500元不等的“辛苦费”。当天,他从便利店租用四五个椅子排队,一天下来赚了1000多元。尝到甜头后,他又拉上同学一起做,最高的时候一个月进账7万元。王睿成了学校里的“兼职皇帝”,他不再伸手向家里要钱,还能反过来贴补家用。

很多人对“共享厨房”不了解,以为这是一个创业项目,背后有企业支持。王睿坦言,目前用于支付房租的每一分钱,都靠打工挣来。但他也深知,靠一个人的力量给“共享厨房”输血,是不可持续的。为此,他曾想到民政部门注册个人公益平台,通过公众募捐在各个医院广泛建起“共享厨房”,但因为不满足相关条件,申请未获通过。

毕业后将回父母身边

希望两年内找到接手人

“共享厨房”的建立,也在王睿身边聚集起一批“粉丝”。

去年11月,55岁的陈会金在中南医院确诊胸部肿瘤,妻子李菊春成了“共享厨房”的常客,每天变着花样做饭为丈夫补身体。在此期间,亲身体会到厨房为病友带来的获益,亲眼看到王睿支撑“共享厨房”的不易,两口子索性常住于此,一面看病,一面帮王睿做一些管理工作。

数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曾跟随王睿走进医院,但能够长期坚持者寥寥,“有的是心理脆弱受不了,有的是嫌弃。”王睿坦言,很多人抱着浪漫主义的想法,对病房里真实的情况并不了解